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甜甜第4部分阅读

时间:2018-12-06 21:0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甜甜第4部门阅读

  阅读权限:

  本章字数:

  12631

  〖添加书签〗〖TXT下载〗〖手机版〗

  字体颜色:

  / 18|后一章

  说完,三人皆是一脸笑意。

  念之打横抱起甜甜道:“乖宝物,大哥等这一天好久了。”

  润之也在一旁道:“是啊是啊,此次大哥再不会阻遏我了罢。”

  玉之闻言笑道:“这也是为了甜甜,莫非你不晓得麽?”

  “我当然晓得大哥的意图,只是叫我们好等,现在总算是称心如意。”

  甜甜听了,朝念之迷惑道:“大哥,你们在说什麽?”

  “在说甜甜就要完完全全属於我们,以後哥哥们会永久和甜甜在一路。”

  “好啊,好啊,甜甜要和大哥、二哥还有三哥在一路。”

  “那就让宝物完全的属於我们罢,哥哥们会让宝物很欢愉的。”

  “好,甜甜听哥哥的。”

  兄弟三人带甜甜来到念之的居处,进到一间房内,只见屏风後一张精彩的大床,即便四人同睡也不会嫌挤。

  念之怀抱著甜甜,看著她的眼睛,对她柔声道:“就让哥哥给甜甜一个完满的及笄礼罢。”

  说罢,将甜甜放到床上,兄弟三人去一旁的小室内净过身,又重回到房内,三人皆是赤裸著上身,只在腰间著一条亵裤。

  念之上床将甜甜抱在怀里道:“宝物,喜好哥哥们麽?”

  甜甜乖乖道:“喜好。”

  “那哥哥们要和甜甜做一件这世间最夸姣快活的工作,你愿不情愿?”

  甜甜见三个哥哥皆是一脸温柔,眼带激励,乖乖点头道:“嗯,甜甜情愿。”

  “好,那甜甜就好好感触感染哥哥们带给甜甜的感受罢。”

  说罢,玉之与润之也上到床上,帮甜甜脱下衣物,直到她全身赤裸,只见甜甜肤如凝脂,一脸的娇意,皆是再也按耐不住,润之当先将手覆在甜甜胸前揉搓起来,玉之也将一手伸进甜甜的腿间。

  念之将甜甜背靠著抱在本人怀里,双手分隔她的双腿,搭在本人曲起的双腿上,让她腿间的白嫩的贝肉大开,便利玉之揉弄,然後他垂头,将甜甜的脸轻轻转过,热切的将唇吻上了甜甜。

  只见大床上,三个俊秀的青年对著两头娇小的少女上下其手,甜甜被弄的喉间发出恩恩的声音,手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念之放在本人腰侧的大手。

  念之的舌强烈热闹的环绕纠缠著甜甜的舌,鼎力的吮吸著她口中的蜜津,在她口中翻搅著,润之也用舌不断的逗弄著甜甜胸前的绵软和上面的小豆,而玉之正用两指夹住贝肉中的肉珠不断的扭转捻弄著。

  甜甜在这三重的刺激下,面色慢慢潮红起来,眼神也慢慢迷离,舌被念之缠弄著,有津液顺著嘴角流下,分不清是念之的,仍是甜甜的。

  念之吻了甜甜好一会儿,才铺开她的唇瓣,将舌从甜甜口中抽出,又转而细细含弄她柔嫩的耳垂,甜甜的身子一颤,耳朵登时红透,念之含著甜甜的耳垂迷糊道:“宝物的耳朵很敏感呢。”

  甜甜感应一股细细的液体从身体中慢慢流出小穴,这种目生的愉悦的感受是她从未感触感染过的。

  此时,玉之的小指曾经就著甜甜适才的那一颤溢出的些许花液,成功进入肉珠下方的小穴中,在里面浅浅抽插起来。

  甜甜在这目生的刺激下,大口大口的喘著气,满身泛出粉红来,接著,玉之将小指换成食指,慢慢向小穴中刺入,甜甜的小穴忍不住用力一缩,口中泛出一声啜泣,念之听到,立即将唇覆上甜甜的唇,舌头钻入甜甜的口中,和著玉之在甜甜下面的动作,在甜甜口中抽插起来。

  甜甜喉中发出不竭发出嗯嗯的嗟叹之声,手抓得念之的手更紧,就如许被弄了好一会儿,俄然,甜甜感应本人下面小穴的手指变成了两根,一种目生的痛苦悲伤袭来,她忍不住“唔”了一声,身子挣扎著动了动,玉之忙安抚道:“宝物乖,哥哥悄悄的,一会儿就习惯了。”

  然而这种痛苦悲伤仍然继续具有,甜甜眼中忍不住泛起氤氲的水汽,念之见了,抓紧覆在甜甜口中的唇舌,一点一点的细细吻她的眼睛和脸颊,口中抚慰道:“乖宝物,不怕,二哥在帮你打开呢,为的是让甜甜等会儿更恬逸一些。”

  “呜,甜甜好痛,哥哥轻点儿。”

  玉之额头全是汗水,慢慢将两指抽出道:“宝物太紧了,光是花液的润滑还不敷。”说罢,探身到床头,从一个小屉中拿出一个精巧的瓷瓶,将瓶嘴瞄准甜甜的小穴,慢慢倾倒,一股泛著清香的通明液体留入了甜甜的小穴中,玉之又将手指伸进瓶中,让手指也沾满液体,然後将手指在甜甜的小穴四周细细揉弄,一下一下的浅浅刺进小半个指尖,直到指尖顺著那润滑逐步越入越多,而甜甜的身体也不再紧绷,玉之才慢慢加速速度,浅浅抽插起来。

  甜甜的小穴紧紧包裹著玉之的手指,随著抽插一下一下好像小嘴般吸允,直到玉之将手指完全抽出,那小穴仍像吸不饱一样的在一张一应时,玉之昂首嘶哑道:“大哥,好了。”

  第二十二章

  念之闻言,遏制了亲吻甜甜,润之也住了口和手。

  念之将甜甜抱起,让她躺在床上,甜甜的一头黑发铺在床上,衬著白嫩泛粉的肤色,好像最娇豔的花朵,三个俊秀的青年围在她的身边,只见念之双手分隔她的双腿,见那小穴还在一张一合,他吞了吞口水道:“宝物,大哥要爱你了。”

  伸手脱下本人的亵裤,念之跪坐在甜甜腿间,身子拱起,姿态漂亮如一只蓄势待发的雄豹,他一手来到本人腿间,将那早已竖立的肿胀朝甜甜的腿间送去,甜甜此刻早已神志不清,底子不知大哥接下来要做什麽,口中只细细发出嗟叹。

  念之将本人的肿胀硬物在甜甜腿间来回的滑动,前端间或轻轻陷入那小穴口中,过了一会儿,他低声道:“二弟,将那瓷瓶拿来。”

  玉之将适才的瓷瓶递上,念之将瓶中残剩的液体尽数倒在本人的肿胀之上,用手握住来回的滑动了几下,直到整个硬物都被那液体沾满,他刚刚悄悄覆在甜甜的身大将她抱住,贴著甜甜的耳朵道:“宝物,记住,你的第一个汉子是大哥。”

  说罢,他腿间的硬物朝甜甜的小穴之中慢慢刺入,才刚进入一点,甜甜便满身一紧,念之咬牙继续推进,甜甜忍不住发出一声哭音,用力抱住念之的背道:“好痛。”

  念之喘气道:“宝物乖,为了大哥忍一忍。”身下仍是慢慢向前推去,直到感应龟头顶在了一处妨碍前,此刻,念之已是满脸大汗,他轻轻侧了侧本人的上身,将肩膀送到甜甜的唇边道:“宝物,痛就咬住大哥。”

  甜甜早已是泪眼恍惚,闻言张口,细细的贝齿咬住了念之的肩头,念之道:“要进去了。”

  说罢,低吼一声,身下一个用力,硬物顶破了那层柔嫩的妨碍,整个进入到了甜甜的甬道傍边。

  甜甜的手指指甲在穿破的那一霎时,用力掐进了念之的脊背,贝齿也用力一咬,喉间发出一声重重的啜泣,念之的肩头渗出血来。

  念之喘气著胁制著本人不妥即抽动,双手紧紧抱著甜甜,两人胸腹相贴,他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极力忍住那柔嫩的甬道紧紧包裹住本人的硬物所带来的无上的快感。

  那甬道中的柔嫩肌肉由于初度的进入,而不住的收缩著,念之忍了一会儿,不由得道:“天,好紧!”

  玉之和润之在一旁也是看得血脉膨胀,润之伸手来到那两人腿间,沾了些甜甜小穴中流出的处子之血,放入本人的口中道:“真甜!”

  甜甜口中不住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嗟叹,念之抱著甜甜,极力使本人一动也不动,一手来到两人身下慎密连系的处所,细细的按压捻弄,同时也不断的在甜甜耳边悄悄哄道:“乖宝物,放松,放松些,哥哥被你夹得动不了了。”

  直到甜甜习惯了甬道中的那粗长的硬物侵入的感受,小穴不再节制不住的紧紧收缩,她抓紧咬住念之肩头的贝齿抽噎道:“哥哥。”

  念之闻言,承诺一声,用唇悄悄吻著她的脸颊,此时他的脊背上曾经布满了汗珠,吻了一会儿,他捻弄两人连系处的手重又抱住甜甜,他低喘一声,贴著甜甜的唇瓣道:“宝物,大哥要起头动了。”说完,他的唇用力的吻住甜甜,舌头当者披靡。

  念之的身下起头慢慢动了起来,慢慢抽出半根又慢慢全数刺入,甜甜被吻住无法发声,只得抓住念之的脊背,喉中呜呜出声,两条白嫩的细腿忍不住在床上摩擦,脚趾缩进,揉弄著床单。

  念之感应本人的粗长被那湿滑温暖的甬道包裹著,里面的肌肉像无数张小口在吸吮著他,每当退出的时候,那小穴口就吸得他更紧,而进入的时候,却包裹得愈加慎密,念之忍不住抓紧甜甜的唇叫道:“噢,好爽,宝物的下面真是会吸。”

  於是他不满足与慢慢的抽插,只见他加大身下的动作,每一次都整根抽出,又整根没入,他不竭的发出“哦哦”的舒爽的声音,而身下的甜甜也发出“嗯嗯”的投合之声。

  念之将搂住甜甜背部的手下移,来到她的娇臀处,一把握住,揉捏著,朝本人的肿胀硬物挤压著,共同著那一抽一插的动作,他握住甜甜白嫩的臀肉一下一下的朝本人身下顶著,些许臀肉从他的手掌指缝中挤了出来。

  接著念之的速度逐步加速,一下一下敏捷的抽动,埋在甜甜甬道中的硬物愈加的肿大,愈加的火热,他只感觉本人血脉膨胀,两处火热的处所由于摩擦而泛出极致的快感。

  甜甜感应本人如坠入云雾一般,被念之进入的处所火烫,她以至能感受到那不竭进出本人身体里的硬物上的青筋在刮弄著本人细嫩的内壁,她张嘴啊啊的叫著,节制不住吞咽的口水,顺著嘴角流下。她的身体随著念之鼎力快速的抽插,一下一下的耸动著,酥麻的感受遍及全身,她感受到念之每一次的深切都灌满了本人的甬道,以至更深,快速的抽动弄得本人的内壁愈加热痒难耐,甜甜节制不住的留下泪来,口中娇吟著:“哥……,啊……嗯……嗯……”

  让大师久等了,这个,看来大师都比力喜好大哥哦,我也是筹算让大哥先吃,由于是大哥嘛,那别的两个兄弟大师喜好吗?

  第二十三章

  念之听得这娇润的声音,身下动得更是鼎力起劲,他喘气著道:“噢,宝物,你里面好热好紧,紧紧吸著我,好紧的吸力,这小穴真是极品!哥哥被你夹得……好爽……喔……好恬逸!”

  两人的连系处由于念之鼎力的抽插,发出肉体撞击的啪啪之声,念之每次完全抽出的肿胀上晶亮一片,有液体顺著两人连系抽插的处所慢慢流下,一股诱人的清香洋溢在室内。

  念之激情的汗珠不竭滴落在甜甜白嫩绵软的胸脯之上,不知被念之如许抽插了多久,念之的速度和力道完全没变,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向,甜甜只觉本人的下面被如许摩擦著,火热得不可,她的全身曾经麻木,哥哥腿间的毛发也随著抽插不竭摩挲著本人的小肉珠,毛发也因感染了甜甜小穴流出的液体而晶亮一片,直弄得那小肉珠鲜红得似要滴出血来,硬硬的随著那毛发的摩擦一下一下的颤动。

  俄然,念之一记猛力的插入,甜甜忍不住伸直了小腿儿,脑中似有一根弦断裂,面前白光一片,她口中溢出长长的尖吟:“啊……”两只小腿在空中胡乱蹬了几下,无力的垂落,随即,念之便感应那湿热紧致的甬道内壁一阵强力的收缩、痉挛,从花心深处喷出一股炙热的爱液,直直淋上他深切的龟头之上。

  甜甜飞腾了!

  念之被这股喷出的爱液浇得满身一颤,他紧紧顶在那小穴里面,将甜甜的花液尽数堵在里面,直到感应那花液的喷射慢慢平息,随即,念之低叫道:“哥哥就来!”臀部用力,又再次鼎力深切的抽插起来,那花液被抽出的动作带出一些,沁在了床单上,在两人交合的臀下构成一个湿湿的印渍,随著念之快速的抽插,那花液在两人连系处发出滋滋的水声,甜甜方才飞腾,又是初经人事,娇弱的花穴哪堪念之这般长时间的顶弄,此时,甜甜曾经认识全失,只无认识的张著口,一抹津液挂在嘴边,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念之见此,又猛得抽送了几十下,双手用力抱住甜甜,身下一个挺身,用力重重的顶入甜甜的花心,紧绷的腰後泛过一阵致命的酥麻,他喉中发出一声低吼,龟头前的小孔张开,大量的精液射入甜甜的身体深处,甜甜被这滚烫的精液射得满身一颤,发出啊的一声,那精液好像枪弹一样,直弄得甜甜的身子一颤一颤的挺了好一会儿,才逐步平息,念之随即小幅的抽弄著本人稍稍变软的粗长,耽误本人的快感,直到那无上的快感逐步平息,念之才慢慢抽出本人的粗长,因没了堵塞,一股浓稠的白浊混著通明的粘液从甜甜的小穴中大量流出,玉之见了,只拿手慢慢上下搓动著本人身下的粗长,哑声道:“大哥怕是将宝物的花壶都射满了。”

  润之伸手将那流出的混著甜甜花液的精液挑起一些,重又将之塞入甜甜那还来不及收拢的小穴口中,此时,那小穴口四周曾经红肿一片,两瓣花唇也轻轻肿大,润之将手指在那小穴中来回抽插著,满眼通红的对玉之说道:“二哥,还不快些。”

  玉之闻言,上前跪坐在甜甜腿间,一手扶住本人的粗长,一手放在甜甜腰侧,就著那润滑的精液,扑哧一声尽根没入,甜甜的身子被这又一波的占满,她发出含混的藐小声音,玉之发出感喟似的舒爽之声:“真的好紧,好热,曾经被干过一回了,仍是这麽的紧!”

  然後他一下一下的起头了又一轮的抽插,慢慢的速度越来越快,由於长时间的快速抽插,念之先前射入的精液被带出更多,堆积在玉之和甜甜两人的连系处,被摩擦成了白沫,随著玉之的一进一出,发出叽叽的声音,更有一些,沾在玉之腿间的毛发之上,玉之覆下身子,舔弄著甜甜嘴角流下的唾液,在她的耳後和脖颈处留下一个个湿热的吻,双手不竭揉弄著她的胸脯。

  甜甜虽然认识全失,陷入半昏倒形态,可是身子仍是在做著天性的反映,仍是随著玉之的抽插,花穴内壁一下一下的收缩吸允著,玉之闭眼感触感染著,然身下动得飞快,直插了很久,玉之才两手牢牢扶住甜甜的腰侧,身下一个用力,紧紧贴顶在甜甜的花穴处,身子猛烈颤动起来,直颤了好一会儿,念之才从喉间发出一声舒爽的感喟,然後他垂头,看著本人稍稍软掉的粗长退出甜甜那红肿的花穴,大量浓稠的白浊顺著玉之退出的粗长流了出来,沁在甜甜身下的床单上,遮住了几点甜甜的落红。

  (⊙o⊙)啊,大哥人气好高。。。。

  第二十四章

  润之早在一旁按耐不住了,一见玉之退开,他敏捷跪坐到甜甜的张开的腿间,握住本人的肿胀到不可的粗长,拿整个棒身去摩擦著甜甜花穴外部,直到整个沾满了从花穴中流出的精液,他才将本人的粗长,敏捷送入了那张开的小穴口中,发出扑哧的一声。

  润之快速耸动著本人的下身,垂头看著本人的粗长整根出来,又整根没入,他的双手也没闲著,不竭鼎力揉弄著甜甜胸前的两团绵软,虽然甜甜早已陷入昏倒,他仍是在口中低低叫道:“好妹妹,三哥早就想这麽插你了,你的奶子真白真软!”“噢,妹妹的小穴真是断魂,这麽紧,这麽热,这麽湿!”“噢,三哥要被你夹死了!”

  念之和玉之在一旁听了,半软的粗长早已又硬了起来,此时,两人一人一边,抓过甜甜的小手,放在本人的粗长上,和本人的大掌一路上下摩擦著腿间硬物,借以舒缓身上的欲火。

  不知润之抽插了多久,他才用力向前一顶一送,双手紧紧抓住甜甜胸前的绵软,直弄得乳肉从指缝中挤出,他的下身用力颤动了很久,刚刚长舒一口吻,双手抓紧,绵软上曾经起了鲜红的指印。

  第1页竣事

  第2页起头

  润之慢慢退出本人刚释放过的粗长,这时,甜甜的腿间曾经泥泞一片,白色的泡沫状的浊液布满了整个贝肉及里面的嫩肉,连那小肉珠都只能勉强从一片白色粘液中探出头来,而甜甜的花穴还在不竭流出浓稠白浊的液体,空气中洋溢著腥甜的气息。

  兄弟三人喘著粗气,看著这令人血脉膨胀的一幕,玉之率先启齿道:“宝物曾经昏过去了,今日不宜过分,要再调教些时日才行。”

  念之与润之点头,念之下床,在外间招来丫鬟,让她们预备好布巾和热水,兄弟三人细心将甜甜收拾清洁,又给她腿间涂了药,换过床单,此时曾经是深夜了。

  这夜兄弟三人陪著甜沉睡在这大床之上。

  甜甜直睡了一天一夜,才悠悠转醒。

  甜甜一睁开眼睛,便感应全身酸疼,腿间更是火辣一片,她艰难的动动脑袋,耳边传来二哥温柔的声音:“宝物,可算是醒了,把哥哥们都急坏了。”

  甜甜听到二哥的声音,登时红了眼眶,娇声道:“好疼。”却发觉本人的声音嘶哑。

  玉之见了,亲了亲甜甜的眼睛,手来到甜甜的身下道:“甜甜别措辞,好好歇息,二哥晓得甜甜哪里疼。那二哥来说,如果对了,甜甜就眨眨眼,好麽?”

  甜甜乖顺的眨了眨眼。

  玉之温声道:“甜甜是不是感觉满身痛苦悲伤,特别是腿间,又热又痛?”

  甜甜眨眨眼,玉之见了一笑:“不怕,二哥给甜甜再上些药,这几日,甜甜就躺在这里好好歇息,二哥会陪著甜甜的。”

  接著,玉之下床,端来一碗苦涩的红枣莲子粥,温度刚好,玉之道:“宝物,将口张开。”然後先本人喝了一口,覆下身子,将唇贴住甜甜的唇,舌尖探出,将粥慢慢的哺入,就如许一口一口,玉之喂完了甜甜,拉下盖在甜甜身上的被子,甜甜这才发觉,本人被子下的身子不著寸缕,然而室中温度刚好,甜甜并不觉寒冷。

  玉之抬手从床柜中拿出一个小盒打开,一股清冷清香的气味泛在空气中,玉之动作温柔的将里面的药膏挖出一些,涂在甜甜的耳後,胸前,腰侧那些有红印的处所,然後他收起小盒,又拿出另一个小瓷瓶并一根小玉棍,然後他双手温柔的将甜甜的腿打开,将这根比手指更细的玉棍插入瓶中,让玉棍沾满药膏,然後他昂首对甜甜道:“宝物乖,二哥给甜甜上药,别怕,会很恬逸的。”

  第二十五章

  然後他坐在甜甜腿间,见甜甜腿间的贝肉仍是轻轻泛著粉红,拨开一看,里面鲜红一片,小肉珠硬硬的矗立在其间,那小穴轻轻的张开,还不克不及合拢,两边的花唇照旧肿大,玉之见状,满眼心疼的感喟一声道:“让宝物刻苦了。”

  说罢,将手中的玉棍朝那小穴中推进,甜甜的身子颤了颤,玉之温声哄道:“不疼的,二哥上了药宝物就不会疼了。”边说边深切那玉棍,扭转著,接著抽出,沾满药膏又慢慢扭转深切,频频了好几回,直到甜甜的花穴内壁皆被涂满药膏,甜甜只觉本人的里面一片清冷温润之意,火辣的感受衰退了很多多少,那小穴口翕动著,随著玉之抽插的玉棍一张一合,这番香豔的情景弄得玉之的身下又是一紧,他闭眼深吸口吻,慢慢将本人的手指也涂满药膏,将花穴四周的嫩肉和花唇也细细涂满,特别是那小肉珠,揉按了很久,有好几回都不由得想将手指往那下方的小穴口顶用力伸进去,然後称心的抽插,玉之的呼吸急促,看著甜甜下身豔红的嫩肉,闭眼生生忍住,手指仍是温柔,玩弄了那小肉珠很久,才恋恋不舍的拿开手指,将那外面两瓣贝肉合拢,又将整个贝肉外面涂满了药膏,接著,玉之运上掌力,让整个手掌变得温暖,抬手将甜甜整个腿间的贝肉罩住,慢慢摩挲起来。

  玉之给甜甜盖上被子,侧躺在她的身边,手仍是放在她腿间罩住摩挲,亲了亲她的面颊嘶哑道:“宝物太柔嫩了,让哥哥好心疼呢,乖乖歇息罢,一醒觉来身上就不会再疼了。”

  由於前一次兄弟三人轮流上阵,弄得甜甜疲累不胜,今日虽醒,然不久就觉窘迫,此时听了玉之的轻声细语,又被他弄得如斯恬逸,眼睛忍不住闭上,纷歧会儿就呼吸慢慢的睡著了。

  念之和润之走入室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佳丽春睡的容貌,甜甜的一张小脸苍白,不知是不是由于破身的来由,虽然闭著眼,仍显出娇豔。

  念之低声问道:“二弟,怎麽样?”

  玉之道:“甜甜本就柔嫩,又刚破身,还有些不习惯我们,小花穴那里仍是肿的厉害,嗓子也哑了,看来不克不及太急,要让她歇息几天。”

  念之闻言点点头,看向甜甜的眼中一片吝惜。

  润之也语带心疼的道:“宝物太嫩了,可让她刻苦了。”

  玉之道:“我曾经给她涂了凝碧,明日就会好了,大哥和三弟别担忧。”

  比及甜甜再醒的时候,便看见念之兄弟三人皆陪在身边,念之见她醒了,满脸的爱怜之意,亲了亲她的额头道:“让宝物累坏了,身子可还疼麽?”

  甜甜略动了动本人的身子,感应痛苦悲伤消逝,腿间也不再火辣肿痛,摇了摇头道:“不疼了。”声音曾经恢复娇润。

  玉之抚了抚她的头发笑道:“若是妹妹还疼,那二哥这个医生也不必当了。”

  润之也笑道:“妹妹终於好了,都不晓得我们有多心疼呢。”

  念之将甜甜抱起,玉之和润之给她穿上衣服,又梳了发,喂了些甜粥并糕点,见甜甜的气色恢复如初,然举止神志皆透出一股娇豔之意,兄弟三人皆是相视一笑。

  玉之道:“睡了这麽久,妹妹闷坏了罢,走,哥哥们带你去外面转转。”

  甜甜道:“是要上街去玩麽?”

  念之道:“妹妹才刚好,怎好出门。”

  润之道:“有我们在,怎麽会让甜甜累著,我们都能够抱著甜甜嘛。”

  念之思索了顷刻道:“那就到庄外的後山上去透透气罢,那里花田里的花也该开了。”

  甜甜闻言,连连拍手,直道:“我要去看花。”

  玉之叫来随从,细细叮咛了,随从领命而去。

  念之抱著甜甜坐在廊外花架下,兄妹四人笑闹了一会儿,便有小厮来回禀说一切都已预备好。

  念之抱著甜甜出门,甜甜便看见门外立著三匹高头大马,皆是黑色,毛色又滑又亮,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是日行千里的良驹,念之将甜甜抱上马背,甜甜抓住念之的手道:“哥哥,好高。”

  念之翻身上马,让甜甜侧坐著靠著本人,他一手拉住缰绳,一手抱住甜甜的腰道:“怕妹妹还没好,今日侧坐罢,来,靠著大哥,记到手要放松大哥的腰。”

  甜甜闻言,双手紧紧抱住念之的健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一股清洁好闻的男性气味劈面而来。

  待兄弟三人都在顿时坐定,念之朝虚空道:“都跟紧。”抬手扬鞭一挥,那马儿噅的叫了一声,扬起四蹄朝前奔去。

  甜甜只觉两侧风声呼呼,她不由得昂首一看,碰头朝本人的那一方景色敏捷的後退,她不由得兴奋起来,朝念之高声道:“大哥,好快!”

  念之闻言,扬声一笑,道:“妹妹还没有骑过马罢,今日就让你过过瘾。”抬手又挥了一鞭,抱著甜甜身子轻轻下伏,那马跑得更快。

  润之见状,哈哈大笑道:“大哥,二哥,我们很久没赛马了,今日就来比上一比。”

  兄弟三人皆是一脸称心,你追我赶,甜甜虽是第一次骑马,然并不感害怕,反而感觉别致非常,此刻在念之怀中大呼著:“大哥,大哥,再跑快些,我们要得第一!”

  念之闻言哈哈大笑,手更紧的抱住甜甜道:“那你就抱紧大哥。”

  兄弟三人尽情的策马奔跑,公然,仍是念之当先一个马头达到後山,甜甜高声的笑著,直呼风趣。

  润之见甜甜一脸兴奋的笑意,也哈哈笑道:“妹妹第一次骑马就有如斯胆子,不愧是灵花山庄的大蜜斯!”

  玉之和念之闻言也都是一脸笑意的道:“三弟说得不错。”

  待念之将甜甜抱下马来,甜甜只觉漫山遍野的鲜花迎面扑来一般,整个山坡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鲜花,红的蓝的紫的白的,五颜六色,美不堪收,空气中洋溢著醉人的清香花味,轻风一拂,那一丛丛的花便像海浪一样摇摆,甜甜忍不住喝彩一声,张开双手扑进了那花海之中。

  兄弟三人跟在甜甜身後,看她大笑著在花海中穿越,跑来跑去,直到跑得没无力气了,念之才上前一把横抱起甜甜,走上一处平展的山坡道:“跑累了罢,来,在这里歇歇。”

  玉之从顿时拿来食篮,铺好一块大绒布毯,将里面精彩的菜肴和点心逐个摆放好,兄弟三人和甜甜坐在毯上,边笑闹著边吃点心。

  吃完了,也不收拾,甜甜躺倒在念之的怀中道:“大哥,这里好标致。”

  念之道:“宝物喜好,那就常来玩罢。”

  三人并排躺在毯上,甜甜腻在大哥怀里,昂首看这碧蓝的天空,朵朵白云在其间慢慢漂浮挪动。

  “看,那里像个白兔。”甜甜手一指。

  润之道:“那里像甜甜。”说罢,手也一指。

  甜甜道:“哪里像了?”

  润之道:“那里像一朵花儿一样,我们的甜甜可不就是一朵花儿麽?又娇又甜。”

  甜甜听了,咯咯笑出了声。

  念之和玉之闭著眼,静静听润之和甜甜在捉弄,唇角泛出温和的笑容。

  不断玩到日落西山,甜甜才在兄弟三人的挽劝下恋恋不舍的分开,玩了一天,此时甜甜的眼睛都在打斗了。

  念之将甜甜面朝著本人跨坐在马背上,本人翻身上马,给她披好披风,带上兜帽,一手垫在她臀下稳稳托住,让她两腿搭在本人踩著马镫的大腿上,另一手挽著缰绳搂住她的背,身子轻轻後倾,让甜甜舒恬逸服的搂著本人的腰,将头埋在本人的怀里进入了梦香。

  一路策马小跑著,甜甜呼出的热气透过念之胸前的衣衫触到他的肌肤,气味又温又热,让念之忍不住又想起甜甜体内那又热又湿的紧致触感,他的下腹一紧,一股热意朝下而去,腿间的昂扬慢慢竖立了起来。

  念之在心中轻轻感喟,竭力节制著本人的身子,不让本人肿大的愿望顶住甜甜的腿间,免得让她感觉不恬逸,打扰了她平稳的睡眠,不多时,额间已见了一层汗,而无辜的始作俑者还睡得正香。

  兄弟三人一路恬静的赶路回庄,都没有措辞,只闻甜甜间或的梦话之声和嗒嗒的马蹄之声。

  比及得山庄,天上曾经是繁星点点,念之动作温柔的将甜甜递给站在马侧的玉之手中,玉之拿脸碰碰了甜甜的面颊,温温热热的,香软的气味环绕不散,玉之不由得拿唇去吻了吻甜甜的红唇,弄得柔嫩的唇瓣潮湿一片,吻毕,他凑在甜甜颈侧深吸了一口吻,似是要将那甜软的气味全数吸入一样,刚刚昂首,见念之翻身下马,站在一旁额间隐有薄汗,呼吸稍稍有些絮乱,不由问道:“大哥,你怎麽了?”

  念之轻轻一笑,也伸手碰了碰甜甜的面颊道:“小家夥真是磨人。”

  玉之一听,心中曾经大白,也朝念之一笑道:“谁说不是呢。”

  一旁的润之道:“大哥,二哥,快进去罢。”

  兄弟三人刚刚进了庄子。

  直到将甜甜平稳的放入被中,见她翻了一个身,发出恬逸的一声梦话,兄弟三人都低低笑出了声。

  念之对玉之道:“甜甜的身子还好罢,才刚好些,可不要让她累著了。”

  玉之听了,笑道:“大哥太小心了,莫非还不安心我这个做弟弟的医术麽?安心,甜甜很好。”

  念之闻言,神采一派轻松。

  第2页竣事

  第3页起头

  润之道:“可怜的妹妹,才一次就需要保养这麽些时日,日後可……二哥,你可要想想法子呀。”

  玉之闻言,笑瞪他一眼道:“这我若何能有法子,只能慢慢调教,让甜甜的身子逐步顺应,这可是急不来的。”

  润之听了,不由叹了一声。

  念之在一旁慢慢道:“竟还让三弟叹了一声气,这可真是罕见,只是甜甜还小,身子娇弱,怎能只顾你妄想享念。”

  润之听了忙道:“大哥可不要冤枉我,只是甜甜的身子太诱人,我也就是这麽一说,我也是很心疼妹妹的。”接著,又一脸嘲弄的笑道:“莫非大哥二哥就都不想麽?”

  念之和玉之同时瞪了他一眼道:“你今天去睡书房!”

  润之忙笑著连连告饶,兄弟三人又笑谈了一阵,刚刚弹熄烛火,在甜甜身旁睡下。

  唉,但愿盗文的事不再发生,感激大师的支撑。别的,比来真的很难传上文。。。。

  白兔趣事……甜甜幼时的番外

  “甜甜,甜甜,好妹妹,快看这是什麽?”

  “咦,大哥,这是一只小兔子吗?”

  “哎,我的甜甜真伶俐,这是今天我在後山练功时抓的,喜好吗?”

  “嗯,喜好。”

  “喜好就留著玩儿罢。”

  甜甜得了这一只小兔子,成天的抱著,一会儿摸摸它的毛,一会儿点点它的鼻。

  正巧此日赶上三哥来陪著玩儿,“哎,好妹妹,这是哪里来的兔子?”

  “今天大哥给我的。”

  “啊,他有没有说是从哪里得的?”

  “嗯……说是在後山练功的时候抓的。”

  “噢……”本来今天大哥在後山一言不发的消逝了,就是为了这麽个小工具。

  “嘿嘿,好妹妹,这兔子借我玩儿会儿。”

  “好。”甜甜将兔子小心的递给润之。

  却见润之接过,一把提起兔子的後颈毛,将它提了起来,“哎,哎,三哥,你干什麽呀!”

  “好妹妹,你不晓得罢,兔子,就是这麽提著的。”

  “三哥乱说,才不是呢。”

  “嘿,我哪里乱说了,跟你说,以前我和大哥二哥偷偷下山去玩儿的时候,看见卖兔子的就是这麽提著的。”

  “呀,你放下,你放下,我不让你这麽提著。”

  “你别不信啊,你看,我这麽提著它,它都不挣一下,多乖啊,如果不恬逸,兔子会挣扎的。”

  “咦,真的吗?”甜甜看兔子公然乖乖的任润之提著,一动也不动。

  “当然是真的了,对了,兔子只吃草,小环,去拿草来。”

  “是,三少爷。”

  等小环拿来了一篮草,润之嘿嘿一笑,将兔子往地上一放,抓了一把草就往它鼻子底下凑。

  那兔子虽然先前被润之乖乖的提著,可是这会儿却不睬润之递过去的草,只是鼻子一耸一耸的。

  “嘿,还不睬我,吃不吃,吃不吃。”润之将草不断的朝兔子的嘴巴递去,那兔子先是转著头躲,最後干脆转过身子,拿屁股对著润之。

  “好啊,你这兔子,看我怎麽收拾你!”

  润之将一把草猛的朝兔子塞过去,却见那兔子俄然大怒,张口就朝润之的手指咬了过去,润之被咬了个正著,哇哇大叫著要甩开兔子,却见那兔子就似铁了心似的咬住不放,甜甜在一旁急得叫了起来,正巧二哥玉之来叫甜甜去吃饭,见如斯,忙将润之和兔子分隔,此时润之的手指上曾经被咬出两个深深的牙印。

  润之疼得呲牙咧嘴,朝本人的手指直吹气,玉之却在一旁当真道:“听大哥说过,兔子急了会咬人,看来果真如斯。”

  “二哥!你想这个做什麽,你看我的手都咬出血印了!哎呦,疼死我了。”

  “哼,你是该死,这撒了一地的青草,定是你要玩弄这兔子才被咬的。”

  “啊,二哥,你怎麽能这麽说我,好没怜悯心哪!”润之做一脸疾苦状。

  “得了,别装了,你皮糙肉厚的,这麽咬都没破皮,就算真破了,一点皮肉伤,有你叫得这麽夸张的吗?没的让妹妹看了笑话。”

  “啊,二哥,你……”润之似是不愿相信,哆嗦的拿本人受伤的手指指著玉之。

  “行了,行了,我来带妹妹去吃饭的,你不去可就没你的份儿了。”说罢,将甜甜抱起朝院外走去。

  “哎,去,去,等等我啊。”润之忙跟在後面。

  席间,念之见润之手上有齿印,便问道:“三弟,你的手怎麽了?”

  “啊,大哥,还说呢,就是被你的兔子咬了。”

  “我的兔子?”

  “大哥,大哥,三哥喂你送我的小兔子吃草,可是它不吃,然後就被兔子咬了。”甜甜在一旁抢著说道,“大哥,二哥说兔子急了会咬人,是真的吗,那我以後都不敢和它玩儿了。”

  念之闻言,笑看了玉之和润之一眼,朝甜甜暖和道:“谁说的,这小兔子可乖了,怎麽会咬人,它咬了你三哥,是由于兔子是吃肉的,你三哥喂它吃草,它当然不吃了,定是把三哥喂它的手认为是食物了,所以才咬的。”

  玉之和润之闻言,都朝念之瞪大了眼睛,然而念之仿若没有看见,仍然对甜甜说道:“以後可不克不及学你三哥去喂兔子吃草,得喂它吃肉,好吃的肉,它是不会咬你的。”

  “哦,我晓得了。”

  从此,在甜甜每日坚韧不拔的喂肉方针下,灵花山庄多了一只吃肉的兔子,一只比一般的兔子都大的兔子,并且你若是喂它吃草,它可是会咬你的哦。

  第二十六章

  第二天一早,甜甜醒了,仍是在那张大大的床上,三个哥哥睡在本人两侧,而本人缩在念之的怀里,身後是二哥紧紧贴著本人後背的胸膛,大哥和二哥都各伸出一只手臂,环在本人的腰间和小腹上。

  甜甜才轻轻动了动,大哥和二哥便都睁开了眼睛,只见念之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宝物,睡饱了麽?”

  玉之也按了按放在甜甜小腹上的手,凑到她耳边道:“和甜甜一路睡真恬逸。”

  润之从念之那一侧探出头来道:“大哥二哥,你们可恬逸了,下次也该我抱甜沉睡了罢。”

  念之和玉之笑著起身道:“那得看你的表示若何了。”

  润之一听,哇哇叫道:“好哇,大哥和二哥每次交待我的工作有哪次不是做得好好的?这麽好的弟弟上哪里找去?”

  念之闻言,闲闲应道:“哦,那凌洲船运的事你曾经做好了?”

  润之听了一愣,接著又嘻笑道:“大哥你才交给我,那不是需要时间嘛。”

  玉之在一旁道:“这盐帮确实是一个妨碍,也不怪三弟。”

  润之一听二哥帮本人措辞,忙对著念之连连点头。

  念之沈吟著,道:“是不是需要走一趟?”

  玉之略略思索了一会儿,启齿道:“大哥,依我看,目前还不必,免得显得我们太心急,让盐帮钻了空子。”

  念之闻言,也点点头道:“那三弟仍是要盯紧点。”

  润之收起嘻笑道:“是,大哥。”

  甜甜还躺在床上,见三个哥哥谈论著本人听不懂的话题,便嘟嘴道:“大哥你们在说什麽呀?甜甜也要听。”

  玉之笑道:“都是些无趣的工作,甜甜定是不会喜好,仍是让哥哥们给你讲故事是最好。”

  念之也摸摸她的头道:“有哥哥们呢,甜甜只需做个快欢愉乐的小姑娘就好了。”

  润之也在一旁应道:“是呀是呀,三哥最喜好陪甜甜一路玩儿了。”

  念之将甜甜抱起,口中道:“好了,好了,乖甜甜既睡饱了,就起来罢。”

  玉之和润之在一旁,帮著给甜甜穿衣梳头

  〖点击进入本章TXT电子书下载〗〖赞一个(

  )〗〖踩一下(

  颁发《甜甜》的评论

  查看本书评论(

  您的大名:

  评论内容:

  (字数要求:

  10<内容<500)

  我们不断努力于为泛博网友供给协调、文明、

  免注册的便利互动

  平台,但并不代表【华人书香网】附和网友的立场和概念!

  猜您还喜好的小说电子书

  [丫鬟]少爷的点心[限,h]

  [丫鬟]情燃此生 (1-463)

  [丫鬟]情色江湖之蝶恋花

  [丫鬟]纯情野兽

  [丫鬟]狂剑风流

  [丫鬟]肉蒲团。txt

  [丫鬟]燃情

  [丫鬟]三更偷香

  [丫鬟]百花故事

  [丫鬟]极品花妖

  [丫鬟]白律子

  [丫鬟]神龙仙缘

  [丫鬟]调教太子妃

  [丫鬟]穿越成为低档妓女

  [丫鬟]蜜斯的男宠

  [丫鬟]瑶儿的野[性]糊口

  [丫鬟]超黄大侠魂

  [丫鬟]寻秦逍遥猎美记

  [丫鬟]天降神妻全本 嘟嘟

  [丫鬟]洪荒少年猎艳录

  [丫鬟]淫色大唐

  [丫鬟]我是家里的皇帝

  [丫鬟]花间情事

  [丫鬟]阿麟修神(完结玄幻小说)

  [丫鬟]东方不败同人之逍遥游

  [丫鬟]蛇君如墨

  [丫鬟]令郎晋阳(耽美)

  [丫鬟]六合精灵系列之蛇君如墨

  [丫鬟]秘戏娇人儿(皇城花嫁系列之一)

  [丫鬟]情缠·醉缠绵

  Copyright © 2013-2018 《华人书香糊口网》版权所有,无线告白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

  作为办事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收集平台,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供给各类电子册本、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办事!

  本站拒绝不法不良作品,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册本,一经发觉将当即删除。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264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